[五月最美的風景 之一] 知足的星空

今天晚上,沒有星星,沒有歌要唱了,也沒有超現實的絢爛夜景,夜靜靜的把時間一步一步往前推,明天起來,離那感動的八個晚上又遠一小步了。 這個時候,我偷偷打開這片星星的海洋,好想再聽到那句溫柔的「晚安」,好想再拿出手機去配合那個舊舊的老梗,大聲和唱著這漸漸變老的歌。 這星空的「夜景」視效明明跟去年香港場的「我不願讓你一個人」一樣,卻讓人感動翻了好幾倍,大概是因為「知足」跟「星空」的意境本身就交織在一起吧。 那天你和我那個山丘 那樣的唱著那一年的歌 那樣的回憶那麼足夠 那一年我們望著星空,有那麼多的燦爛的夢 仿佛只要伸手 就能觸摸 回憶的風景是彩虹、是星空,是曾經擁有過的每個片刻、是每個陪我分享感動和歡樂的朋友。就像我會永遠記得那點點星光在漆黑中閃亮,而當我伸出手,摸得到的,是那帶點迷顛的眩光,是幾千人的共嗚和相信。在我生活的城市裡,我原來並不孤單;原來在擁擠和喧囂以外,它的美還是絢麗的閃耀在人的心中。 能成為一個人「心中最美的香港風景」中的一塊小拼圖,能夠如此相伴渡過八個晚上,其實真的沒有不知足的理由了。 舞台的燈終究還是暗了,歌終究還是走到終章了,再不捨得天還是會亮,所有的時間終將被失去,而我願意學著如何知足的放手,好好擁抱這些美麗的回憶。 最後只剩星空 像不變回憶 陪著我 就這樣開始吧,用文字一邊回憶,一邊又留下更多的回憶吧。這樣明天的自己往回看的時候,就該能微笑地看著這個,曾經瘋狂的自己了。 ﹣ 20130515 寫在明日重生香港場後

時光之塵,揚起曾經的優雅

有情懷的人,是幸福的。有情懷又一股腦把心思往一個時代裡衝的導演,也是幸福的吧。逝去的美好﹣﹣那些老地方、那些衣裳、眉宇間的韻味、凜然的風骨﹣﹣就連轉身的姿勢都滿溢含蓄的詩意。

一首靜靜襲進心裡的歌

有些事情,在剛好的時刻發生,就像按了情緒的開關一樣,一發不可收拾。就像某個人會在你需要依靠時剛好在那邊,某個機會或許在你最灰心的時候出現,某首歌也靜靜的待在那裡,等待被聽見。唱歌的女孩也溫柔等待卯起來打動你的機會。全都是緣份。

我是看《麥兜噹噹伴我心》也會哭的人。突然被一首歌截中了柔軟的地方,真的不得了啊。教你知道世界上不止你一個女孩在用心守護純真的土壤,就好想一個可以靜靜躺下的懷抱,給你勇氣去陪你面對你害怕的事。如果心是一張網,女孩的心可是被密密麻麻的張結起來,惟纖細的、敏銳的,能溜進來。

萬千緣份之中,我呼吸

最近老在跟自己過不去。

明明很累,又不讓自己休息;明明很吃力,卻要逞強;明明不想傷害最愛的人,卻任由妄語橫衝直撞;明明求的是平靜,卻忽視心底的躁動,自欺欺人說我現在和平得很。

帶著過多負面的偏執,日子便白白流過了,天空藍得多透徹、陽光中的寧謐、腳步的踏實,全部都未被細味,就枉費了。

此身的修行

面對錯誤,面對痛楚,我覺得自己還可以做得更好。這感覺真的好捧。

苦樂都在主觀的心。有此身就終必承受肉身的苦受和樂受,轉念一看,這也是才剛開始的修行呢。

回憶的電影院中:我們《最好的結局》

電影院中,菲林(膠卷)刻滿了過去,抬起頭,我們看到的都不是某某男女主角。而是曾經那麼美好,愛得那麼瘋的,我們。

《最好的結局》,不是拿金像獎最高的藝術成就,而是我們共同分享過的,黑暗中的,親密空間。

(根據大學那幾年學不精的電影分析,這是我對MV的小小詮釋。)

MV主要分為三個時空--
第一層是現在:女主角正要一個人去旅行 + 守護著她的武士信
第二層是過去:學生馬尾妹 + 青澀男友(這其實也可以理解為年輕時的信,這也說得通)
第三層是將來:老去的女主角(穿旗袍),但手中仍懷念青春的那些年(看手上的彩色手錶就知道了)

一封五月的情書:「每次誕生,都只有一個意義」

最後,我想為這個演唱會後感的終結,寫點私事。
如果,要選整個演唱會鋪墊得最浪漫的一節,與其說是那個香港限定的星空中的<我不願讓你一個人>,我會選<一千個世紀>。前者講大城小愛,後者講的,是追溯至天地之初,訴說愛情根源的一首詩。
…….
在黑暗中,我們一起回去那混沌的起點吧。生命之源就是海洋,不知道那時的海水,是不是我們現在看到的藍色?我特別喜歡「長出脊椎和勇氣」和「學會雙手擁抱學會愛情/長出人類的心」這兩句,多虧我們的祖先站了起來,邁出腳步,站了起來;今天,我們才有幸相愛。

搭上《諾亞方舟》看最綺麗的末日。MAYDAY NOWHERE TOUR

以末日為題的巡迴演出,甫出埸,第一首歌《2012》在煙霧中開始,儼如邪教教主的出場一樣。他逼迫你叩問自己,那手像槍一樣,指著你的頭顱,要你對自己說。要你面對自己的怯懦和搪塞。然後,唱到《我不是真正的快樂》時,巴西的耶穌像跟美國的自由女神,都在他的頭頂崩塌了(教主的氣勢又出來了)。
世界正要毀滅。碎片在爆破聲中,瘋狂起舞。

華麗的視效,令我們更能想像,世界也許,真的有終結的一天。文明會崩塌,生命隨時會終結,是無常中的恆常。即使能登上方舟,明天還有希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