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缺,哪有盈:海街少女日記的淡然憂傷

自從《橫山家之味》之後,我便成為日本導演是枝裕和的粉絲。《海街少女日記》則是由華麗女優出演而是更取景在我非常想去的鎌倉,講述三姐妹出席離家出走的父親的葬禮,裡第一次遇到同父異父母的小妹,大姐毅然決定要接小妹到鎌倉的祖屋一起生活。我一早就買了中秋的優先場,果然是很合適中秋看的電影啊,有缺,才有盈。美麗的四季變幻中,滿是女子的哀愁。(後來飛來起飛去,足足拖了一個多月才寫下來,我有記住陳伯以前說過的話,電影和書,看多了以後,要好好寫一點筆記,是為給自己的累積)

導演拍的小妹,我覺得她是四姐妹中最美的

牽絆
是枝裕和之前講了很多關於家人的牽絆,《是誰調換了我的父親》和《橫山家之味》講父子、《奇蹟》講孩子和兄弟、《Nobody Knows》講被遺棄的兄妹,《海街少女日記》是當中最最溫暖的,也許是因為有四姐妹一起撐,也許是因為大姐的早慧和溫柔,也許單純是因為老家木屋散發的溫暖,讓家有個家的樣子,即使風雨再大,記憶當中較溫暖的部分,也夠讓人取暖了。

梅樹與梅酒
老家的庭園有梅樹,姐妹們每年初夏一起採摘然後釀製梅酒。我們跟著初來報到的小妹子,從對梅酒的好奇和發問,一步一步去摸索這個家的歷史,酒裡有家的土壤和雨水的甜、有婆婆留下的味道、有一家人同同勞作的回憶,是傳承也是節氣的慣常,每年一起完成一件事,而這事情被一直重覆,家庭再千瘡百孔,當大姐捧著玻璃瓶,說這是婆婆在生時為媽媽釀的,它的顏色最美。

用年月釀出醇美,也成了大姐對母親釋懷的禮物。說不出口的,就留在味道裡頭。畢竟日子如何,飯還是要吃。

四姐妹坐在後院邊的走廊上,一起在青梅刺上自己的名字時,我幾乎哭出來了。所謂的家人,就是分享共同生活的體驗,在節氣四時間,晃過日子,然後各自走出自己的人生。

我暗自想著,在我有了自己的新家的時候,剛好是春天,也浸一罈酒來紀念好了。

季節有時

春天的櫻花樹、夏天的花火大會、秋天楓紅、冬天的大海,鎌倉的風景不只是佈景,也是回憶的場所。因為季節更替而要浸酒、玩花火、穿浴衣,每間日常的細膩小事,

這電影裡有太多動人的畫面和小故事,暗戀小妹的男生騎單車帶小妹去山上,在櫻花的隧道裡,我想小妹會更鍾愛自己新的「家」的好山好水吧,導演也暗地裡鋪墊到,咖啡店老闆和食堂老闆娘,在最後的時刻,也是回到這裡約會,像個當地人談戀愛的私房境點,每人都有一段小小的秘密回憶。

吃飯

一家人,交集得最多的,就是在飯桌旁。每人對味道的記憶都不一樣,三姐喜歡婆婆的味道,小妹子懷念爸爸煮的白飯魚刺身飯,因為飽腹,因為珍視準備食秒和同桌吃飯的親人,讓甜味刻進了記憶。去年年底,我心血來潮學煮飯,意外地解開了一些些心結。沒有辦法訴諸言語的,放在味道裡頭分享,希望能一起吃飯,吃得健康,那圍坐的溫度和試著做家人喜歡的味道,都變成了我自己的出口。在導演的鏡頭一直擺在餐桌邊,難以言說的,我想他懂得。

陰晴盈缺

是枝裕和最厲害的,是能輕輕幾筆,掃出每一個角色的輪廓和心底的暗,不用言明,只是一個落寞的注視,一句自言自語,工作時的神情,讓你在旁邊看著他們生活,隱約你會感受到每一個人內心那個不顯眼的缺口,比如食堂老闆娘對四姐妹們的溫柔,跟自己膝下無兒卻面對病痛,想必是連在一起的; 大姐把責任都扛上身,在愛情裡選擇了遺憾,而好好在家鄉為事業和家庭努力,一盈一缺,沒有對錯。也許,小妹就是因為失去了父親,在後母那邊吃過苦,才會那麼珍視與三個姐姐一起相處的時光吧。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