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那些開花的,執著

在愈來愈清醒的黑夜中
醒來
張開眼,以為自己身在異地的醫院
工作猶未完結

時間錯落一地時
我問自己什麼叫做真實
是從天光判斷的白晝和黑夜

是因為這樣的我看到這樣的世界

掌心的溫度是因為手
看到一個笑容是因為眼睛
加上判斷讓我們知道那叫做笑容
那應該叫做暖

一旦忘了世間的命名
難道會比較自由嗎

眾生,這件事其實很是遙遠
肉身敗壞自一個個微小的缺口

到底是還未看的那本書
還是偷偷躲在腦海那本比較精彩

被忘記的存在
比較像是真的
觸摸得到的
不代表著真實
存在是那些
你未看見的

清醒那麼令人困惑
所以很多人睡去
有些人
就把執著
開成了花

20141007 0450
從海地回家的那個清醒的深夜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