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活著的暖和願望


今年電影節看的第一齣,是《奇蹟》(Wish,2011)。看過是枝裕和的成名作《Nobody Knows》(港:誰明赤子心/台: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橫山家之味》後,一次比一次更喜歡他的作品。這一次又是拍孩子,一套莫名溫暖又輕鬆的電影。

JR九州新幹線的通車,觸動了一群小孩子的心,在科學課時有人神秘的說「兩架列車交錯擦過的那一刻,會出現奇蹟,只要看到那個情景,並誠心祈願,你的願望就會實現」。

這群小孩子當中,有個叫航一的胖子,爸爸媽媽剛離婚了,他想許的願,是火山大爆發,令媽媽不能再待在老家,那麼他們就可以跟大阪的爸爸重新住在一起了。

因為每個朋友仔都有好多願望,他們展開了JR的奇蹟冒險之旅。每個都會令你看到會微笑的孩子,因為你懂得那純真,因為你也心疼那純真。

由航一和弟弟、他們各自的小黨羽、兄弟的爸爸媽媽、爺爺嫲嫲,每一個配角都在面對自己有大大小小挫折的人生。導演用細膩的鏡頭,捕捉到尋常人生中,某個轉身中時,那無奈又寂寞的眼神。從少到老,幾乎每個演員都發揮得好精彩,搞笑的前田兄弟、做外婆的老手樹木希林、認真抱著老狗的永吉星之介、想大展身手的外公橋爪功、連圖書館老師長澤正美都恰到好處。當然,論表演的搞笑生鬼,真兄弟「山田兄弟」應記一功!(我在看電影時就想這兩個小朋友的演技怎會那麼厲害,能演出那種自然又小流氓的互動!原來他們是真兄弟!!)

電影以孩子作為圓心,放射至身邊的所有大人所渴望的大小奇蹟,每個願望,背後盡是傷,但電影的色調、節奏、音樂卻像從純真孩子的角度出發,去撫平那些傷,更接受這些傷。

電影後段那MV式的蒙太奇,聚焦至每個生活的小角落,配上輕鬆的配樂和溫柔的詩,說出了什麼是活著、什麼是人生﹣﹣不管奇蹟有沒有發生,兄弟、父子、朋友、離了婚的情人、老朋友,在同一個太陽下,一起生活,互相取暖,這就是這電影的溫柔魔法。

活著
就是活在當下
那是喉嚨乾渴
是從樹葉間隙洩下的陽光
是突然想起一段旋律
打了噴嚏
與你手牽手

﹣﹣〈活著〉(生きる),谷川俊太郎

在網上找到一篇導演訪問,小演員永吉星之介也有一個願望,他曾問導演,在電影之中,可不可以讓他的狗狗復活,導演的回答得非常好,也證明了電影命題的universality﹣﹣每個人都有許許多多的願望和夢想,學習面對和接受失望,是孩子和成人的共同課題:

「這結局不悲慘呢。小孩在旅程中都在思想這個世界,他們曉得即使許了願,也不表示世界會跟著去改變。那家庭也不會團圓,小狗不會起死回生。也是這個時候,他們也曉得你喜歡人,不表示人家會喜歡你。如果覺得這都是生命的一部分,那表示你長大了。失望會助人成長,我覺得這就是生命的奇蹟。」﹣是枝裕和

這麼溫暖感人的電影,期待香港會上正場!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