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等這裡有天,不再聽到在呼號的人

終於,香港人凝聚起來了。全城鬧哄的「選舉」氣氛,大家在票站打蛇餅或在網絡塞車等投票的情景,真的熱血得非常超現實。

特首的小圈子選舉一直與我們無尤,只能淪為娛樂新聞,全城懷著食花生等睇戲的心情,在facebook裡茶樓間流傳的每一下嘲笑,笑位同對象其實不是針對任何一個候選人。香港人都在自嘲。自嘲明知一個是白痴一個是豺狼,我們只能在旁估下邊個爛蘋果個芯未爛哂,然後玩盡了以往12個月的電影海報﹣﹣因為要是哪個XX當選,或者有一天,大家連嘲笑同惡搞的力氣都喪失了,這才叫真正的絕望。

絕望是什麼?

心理學家Victor Frankl在集中營中倖存,他說過,絕望是沒有意義的煎熬(Despair Is Suffering Without Meaning. )。

我相信過去24小時裡香港人站出來去排隊、放工或lunch time不介意打蛇餅去那幾個僅有的投票站,不停refresh網頁,懷著悲憤的心情去表達對制度同小圈子選擇的不滿。這是絕處中,大家拼命握緊的希望。

不論選戰(黑箱中的那一淌渾水)結果如何,我相信行動的意義,在於我們拒絕被滅聲,拒絕適應絕望。今天,如果我們給自己任何藉口,以自由為代價作出妥協,犧牲的可能只是700萬人的選擇權、十幾份報紙的獨立自主;他朝,犧牲的是下一代沒有恐懼的去說實話、做一個正直的人的自由。

龍應台教授在六四事年十五週年時,曾寫到:

孩子,你是否想過,你今天有自由和幸福,是因為在你之前,有人抗議過、奮鬥過、爭取過、犧牲過。如果你覺得別人的不幸與你無關,那麼有一天不幸發生在你身上時,也沒有人會在意。我相信,唯一安全的社會,是一個人人都願意承擔的社會,否則,我們都會在危險中、恐懼中苟活。

此時此刻,我們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去告訴全世界,沒有一個香港人願意苛且妥協,由得千二個選委在選舉前鳴鼓擺尾。

如果,有一天我們在google再也找不到自由和普選兩個字,那是因為我們沒有在自己的字典捍衛它們。

朦著耳朵
那裡那天
不再聽到在呼號的人

﹣長城 Beyond

現在,聽到身邊朋友的呼號嗎?請珍惜最後的48小時,站起來,用行動說不。

Advertisements

2 Comments Add yours

  1. Sunny Ip says:

    When the Nazis came for the communists,
    I remained silent;
    I was not a communist.

    When they locked up the social democrats,
    I remained silent;
    I was not a social democra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I did not speak out;
    I was not a trade unionis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I remained silent;
    I was not a Jew.

    When they came for me,
    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out.

    Martin Niemöller

    1. Vivienne says:

      我平常不寫政治,但今次真係忍無可忍。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