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的陽光

今天的陽光,洗去了我心上的疲倦。

這是個單純的好日子,日光趕走溫吞討厭的濕霉。我們逛街後,到Kubrick呆了兩小時,直至電影開場。

Kubrick裝修過後來了好幾次,我的面目全非創傷候群症才差不多痊癒了﹣﹣幾個月前初次看到全新的面貌,勾起了過去十年對此地的記憶,竟然獨自傷心起來。畢竟我曾經住在這書店/Cafe對面的十年,壓縮了我在不同階段和時空遇上的人和事,我猶其惦念那轉角裡熟悉的鏡子。已成空牆。那情意結也許再過好幾年,我才能說清。

今天的我收起了哀愁,那一大片從落地玻璃窗溢進來的陽光,把我征服了。我慵懶用臉頰試探木桌的微溫,光恣意的陪伴樹影尋找落在紙頁上的過去。文字偷偷的跟著發光了。這樣閱讀真的非常舒服。

沒有音樂,我們沒有聊天,我專心的讀完了手中的書﹣﹣台灣水準書局老闆向我力薦的短篇小說《長崎》。可是這也抵消不了我的罪惡感……因為我又忍不住買了三本書和一本雜誌了,分別是江記新作、兩部昂山素姬的著作和最新的字花。這星期得讀完手邊的梁思成和唯色,只有每星期讀兩本書,今年才有希望把手邊的書讀完大半……

我最近買的書,非買不可的衝動特別強。

比如就昂山素姬的兩本書,有一部是她已故丈夫所編寫的,光是翻看一下他寫的序,已讓我眼角濕潤了。看完了電影,更有衝動去了解真實的那些故事,和愛。

看完了電影,因為我不舒服,我們在同一個地方吃了簡單的晚餐。我們聊起了第一次我帶你來聊天的情形,我高興的跟你聊起我的所有興趣和那本誰誰誰寫的書,今天還討論起那時候愛情萌芽了沒。一份回憶之所以珍貴,是因為另一個人,同時珍而重之的,放了在心上。

換了模樣,過去一樣在追憶中發亮。我學著喜歡這地方的新模樣,其實,木桌更合適閱讀、椅子變舒服了、而厚實的楓木色,令氣氛更和熙了一點。還有,坐在對面看著你的時候,好像更靠近了一點。這也許,跟裝修無關。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