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盛夏的名古屋

嘴裡嚷著要寫歐遊的種種(筆記以point form寫了好幾遍了),今晚居然憶述起兩年前的炎夏。

一)二零零六年.夏

那年夏天內心的焦躁和悶,不比今年的高溫紀錄遜色。現在當我說起那年,我就知道,嗯,這是足夠的距離了,已醞釀出足夠的冷靜去好好憶述和懷緬這段,一個人/不是一個人完成的旅程。

那年因為家裡的事弄得非常非常難過,寄了電郵給名古屋的舅父,希望能到他那邊走一趟。.這是名乎其實的逃避之旅,因為逃離所以會矯情地獨自在電車流淚,夜裡擁著安妮寶貝的憂愁睡著,狠狠壓在心頭的難過不會因為那十天而改變。

然而,我有意外的收穫。

我可愛的小外甥 / An adorable nephew我可愛的小外甥 / A-Chen
Ko-Chen 和 A-Chen

舅父舅母表哥表姐和我可愛的外甥們,成為了我的救贖。他們大概不知道,那三天我們一家人出遊飛禪高山,晚上坐在酒店庭園透過舅父的翻譯加上表哥教我的日語單字--閒話家常的那一幕,現在我還感受到那時凝在眼眶那些淚水的溫度。一個簡單的夏夜,大人們和我坐著乘涼,看孩子跑來跑去。還有還有,我們駕了幾小時的車,到達牧野牧場時,舅母拿出一盒盒食物,我們圍在木桌上吃飯糰和其他小食,我心頭滿滿的感動。舅父只是聽我喃喃地說,沒講太多,然後我每天出去玩到七八時,他便駕車到車站接我回家.一憶及這些細碎,內心暗暗地激動起來,也無法好好組織了(真相是我的組織能力一向都不好)。我不知道該如何描述那種豐盈的暖意,跨越著語言的關愛和體貼。特別在那最難過的時刻。

Family in the Summer breeze白川鄉的合掌村/Shirakawa-Village
酒店的庭園 和 白川鄉的合掌村(…後來成了最美麗的第七天取景的寧靜文化遺產)

二)盛夏.名古屋之花火

花火大會 / Fireworks / Hanabi 花火大會 / Fireworks / Hanabi 
一瞬的花火,和人們

雖然那晚上因為浴衣夢破而失望和鬧情緒而感覺不太好,但我很高興花火的耀目被好好拍下來了.一家人坐在竹蓆上看花火,眼前10米就是名古屋港了.年輕女孩們都盛裝打扮去玩攤位遊戲及吃小食,可是Ko-Chen流鼻血教人擔心,我們匆匆離開了,不方便久留,人太擠帶小孩也麻煩。

第一次看Hanabi,太美了。

三)盛夏.名古屋之寧謐

寄居在舅父的家裡,有六天是我天天自己出去玩的。其中兩天我獨自去了京都,第一次入住民宿。

我所謂的寧謐,是龍貓裡頭我最愛的一幕,夏夜的次子爬起來和龍貓努力的」拔苗」後,悠悠揚起的<<風之步道>>。.這正是日本古風園林竹樹的感覺。有幸去了明治村,日本人把明治時代的重要建築一磚一石搬到這山林中的湖畔,百年日本在山野間活過來了。走過小學後會見到大街和溫泉店,西鄉隆盛的故居後有郵局和名人的庵堂,每一建築物間都隔著相當的步行距離,必須拐進樹林的另一邊才看見不同的建築,錯落有致的安排讓人能於悠閒的節奏去感受那事代的生活質感(因為走得累了你只能放慢腳步,那就是悠閒)。

Primary School / Meji Village / Nagoya
明治村裡的小學(那排椅子太可愛了)

第二次的綠色感動是在全國最大最重要的伊勢神宮裡頭,耳機裡播著的剛好是龍貓的<<風之步道>>,竟有樹木都在唱和的感覺,那種對自然的崇拜和尊重和龍貓的精神多一脈相承。我拿著厚厚的資料閱讀有關天皇的祖先天照大神的種種神話,瞭解淨身的川流和每十年一次的遷宮儀式。(我還記得那川有個好漂亮的名字……是甚麼呢?)

進伊勢神宮前的淨身 /Purification of Self before entering the Shrine of Ise
淨身心的河,好像叫音羽之川

第三次就是在京都的嵐山上--完全沒有後悔花了車程和時間來到這裡,踏著單車在竹林間馬路間迷路(我是這年夏天才學會踩單車的,居然大膽地在馬路上招搖),隨意闖進了詩人的小草堂,坐在嵯峨野小火車上看那充滿層次的綠如何延綿山間,隨流水變化而轉換地勢形態,(也看火車上的親蜜情侶如何互相拍照)唉,那小火車的名字還叫做浪漫小火車(=.=)。

嵐山之散步 / Arashiyama
我的單車曾穿過的竹林

(四)還有

我記得的還有很多,比如許多年之後我還會記住捷克Cesky Krumlov夜裡的那盞發出星星光芒的燈,那時我帶著一本關於西藏和孤絕的小說,聽著過量的黃耀明,誇大了以為的悲傷卻又無比享受和不諳英語的表哥用漢字和日文單字在酒吧聊了一夜.從豐臣秀吉到吃雪糕到冷冷熱熱的教學到討論小泉參拜靖國......

其實那一個夏天的美好足以把難過賺回來了,真的。因為美好和愛本就比醜和自私重要。

這結論是我剛剛才懂的。

因為書寫,因為回憶,在這樣的夜裡我的世界其實跟兩年前沒兩樣,但是鬆出來的那口氣,自肩膀釋放,飄在洋溢著Tanya新專輯的Accoustic Live的空氣震動之中。

必須說謝謝。謝謝你看到這裡又再度忍受我不斷重覆的吞吐和感激。謝謝那年夏天的難過和美好。謝謝我珍貴的家人們。

床頭 / Bedside
那時候的枕邊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