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恨的輪迴:那個叫加沙的地方


(AP)

Isreal child @ library
(reuters)

一) 兩個孩子,一個住在巴勒斯坦,另一個是以色列的猶太小朋友。

他們能懂得嗎,為什麼族人被屠殺,為什麼大人恨不得子彈明中對方族人的胸膛,世界是怎樣的一回事。

第一個孩子眼中的是驚恐和悲傷,我們不知道他看見甚麼,但是我們知道,巴勒斯坦是以色列在1948年建國後的犧牲品,近年來加沙地帶的衝突和危機不斷。這個孩子大概不是第一次目擊死亡。

第二個孩子眼中的是錯愕,因為以色列自去年五月未曾有平民遇襲死亡,他第一次見識甚麼是五百發子彈 。

他們背後的成年人,並沒有比他們明白眼前糾結的仇恨 。

二) 收到最新一期economist,讀畢以巴最新衝突的報導,心裡一片慼慼然。

上週起,以色列因一名平民被哈馬斯的山寨火箭砲炸死.隨即在五日間動員軍隊進入加沙地帶,殺死最少一百一十名巴人,巴人的還擊成功殺死兩名以色列士兵。然後,上週四晚上一個二十歲,拿以色列身份證的巴勒斯坦青年拿著ak47,走進聖城內的神學院圖書館,五百槍令學生在溫習的聖經上沾了八人的鮮血.巴人走到街上喝彩,以色列則擁戴一槍打中’恐怖襲擊’槍手頭部的以色列學生為英雄。

然後有人倒下,然後有了英雄,然後血液中沸騰著的,不是希望。

三) 我記起一年前看的立見天國(Paradise Now),兩名青年如何變成聖士,學習在錄影機面前練習遺言。自殺式襲擊成了唯一的意義,讓人通往榮耀。而那兩個青年,曾經躺在草地造夢,心裡盤算如何追女仔,如何打發時間。

我除了哀慟,就只能關心,只能透過瞭解作為出口,只是作 為一個人,為那所謂遠方的國度,付出半分關心,為自己的旁觀而痛苦。因為我至少是一個旁觀者,我只少能睜開眼和耳朵,跟在仇恨的輪迴中旋轉的世界遙遙相 望,相信人文的關愛能在最後結束殘殺的漩渦,相信人性和良知的醒覺能夠穿越現實。

城市依然在為小事和別人的私事繼續製造紛擾,繼續咒罵下一個敵人,繼續煩卡數煩換手機換情人。對不起,是我太感性太浪漫,才相信只要有人仍會痛心,人性仍未失去希望。

———————

伸延閱讀

    1. Economist: The bloody conundrum of Gaza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