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改動

on

星期天的早上,沒甚麼要緊的事要忙,閒逛了別人的領域,按按自己的管理頁,換了版面。

原來自我介紹裡還是寫住二十一歲女,嗯,要改了。

又再想想,到底是為什麼而寫下去呢。網站的架構和繁華都頹敗了,那幾年的自己(十四跟十八歲之間吧),每天計算著有多少百個滑鼠來過,那是前博客時代了,雖然也是電腦語言,但因為必須苦學和花上一點技術心思,竟有種前工業時代的手工意味。在上一個世代(前web2.0),每一個連結,每一張相片都經人手打字編寫的時候(其實也有dreamweaver了,但那感覺是,真的帶著weave的編織觸感),最複雜的互動也只存在於cgi留言版(天啊,cgi真的變成上一個世代的電腦語言)。這比傳統技藝衰落的現象更荒誕,因為變動的是語言本身,是網絡世界的可能性的改變,它一直開僻一直消滅,傳統手工有教人留戀的觸感和時間性,而電腦語言編碼的進化有如自然的淘汰,現在連網絡世界都變得越來越方便了。按一下滑鼠便建立出從前努力鑽研幾個月的版面和架構了,直至現在也不完全接納這樣的改變,還在留戀著從前躲起來改版個三四個月,主頁貼著UNDER CONSTRUCTION公告,去把網站翻天覆地的換裝和換內容,那不斷自我改變和否定的過程非常累人,但在發佈到網絡的那一剎那,感覺非常舒坦。然後我躲起來REFRESH留言版,等待在台灣在遠方的,偶爾路過的朋友,或者每天都來看我的人,努力回覆,同時忙著把新的相片和文字排好版,再更新。

如今這過程被約化了,網絡世界火紅火熱,而我死守著DOMAIN,每天使用的電腦裡頭,某個資料夾藏著我四年間三次夭折的改版。恰似數過難產的自己,這樣類比下去,你會明白我為何不敢觸碰那些屍體嗎?

我一直沒有遺忘你們的存在,在虛擬又真實的空間裡頭,你們會偶爾回來到這裡。也許是搜尋某個關鍵字,某個歌詞,也許你是某個認識我的人。統計的數字告訴我,每天大概還有七十個來訪的不同的IP,和那些IP承載著的你們,謝謝你們記得我,謝謝你們找上了我,讓我感覺訴說的盡頭,有一個人,最少還有一個人,就站在那裡,而我可以想像,他/她的臉上會有微笑。

————————

扯太遠了,這是我原初想告訴你的,我改了自我介紹的文字:

生活在格子和積木之間,瀕臨畢業邊緣,帶著二十二歲的身體,在尋找棲息之所。是這有點堅強,也有點倔強的我。

從做網站到寫blog,一刀一刀的把感情剪碎,只為了訴說的欲望。訴說之重要,每一隻字之重要,在於能夠感受時間的長度,感受自己裡頭還是溫熱的,在於能夠躲在一個角落,卻又等待被看見,等待分享的緣份。

棲息的意義,是安頓,也是歇息也是勞累,是在證明心能夠感受,是離開某個世界,是照鏡子,是自說自話,是嘔吐是傾訴。也是最原初的,書寫的欲望。書寫自我的欲望。不為垂盼,不為他人。

哈,這就是我了,說話紊亂,想到就說的自己。

其實把內心的話掏出來,如果握住的是真實的事情,真實的自己,那感覺很爽。

Advertisements

2 Comments Add yours

  1. 陳伯 says:

    小V仍然很有精神啊,努力的寫!
    電腦程式只是載體,重要的是作者的感情,
    寫啊、努力的寫!

  2. Vivienne says:

    >w<陳伯回來了!!

    謝謝陳伯,亂寫一輪又放開了,拼命地寫著寫著,總會是有意義的!有陳伯的打氣我又充滿動力了!

    小瞳瞳和仁仔還好嗎,很想念他們(我偷偷的看過瞳瞳的xanga呢:) 越來越叻女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