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濁

十點.起床.輾轉著.不想起來.打開床頭的小說一口氣看了大半。昨天臨睡前看了幾段,想著危險的問題,在麻木和接受的情況下。這些堅持繼續下去有甚麼意義?

她終於把五百元遞給我,我低下頭接過,無比悔疚地說了聲唔好意思。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也許我才是負累。格格不入無法正常相處下去的感覺,需要供養和照顧的負累.想到這樣我便閉起思緒要自己睡。

容忍和承受的意義在哪.沉重的時候不適宜看太沉重的書。剛看完的<關於莉莉周的一切>(岩井俊二電影:青春電幻物語的原著小說),青色的麥田,血紅的暴力青春。那些歌詞看了譯本後,更想找回遺失了的MP3。那些音樂比在旅途中聽黃耀明更叫人沉迷。




九月的我還開始寫了八月旅行的後記,連帶一些記念單張的拼貼,很可惜進度仍停留在15%。
想念那獨個兒坐在火車哭了的感覺,看著田野擦過,一切的哀愁都保持著距離,那種淚也哭得淒美點呢。晚上靜靜的聽著民宿同房的外國人大伙在聊天,聆聽別人的旅程,多輕省。

那種家的溫暖也是在飄洋過海尋回的,那個跟表哥喝東西聊到半夜的晚上,他用僅有的英文,我用僅有的日文再加漢字和他說心中的積累。他摸摸我的頭。是真的哥哥呢。那孩子在身邊繞著自己跑的早上。我也成了孩子,整天在吃滑到死的軟雪糕,一家在車裡聊天說笑,我聽不懂他們的日文,卻感受著當中的溫度。

Advertisements

One Comment Add yours

  1. Vincent Li says:

    有空跟舅父和表哥通通電睡好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