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的恐懼

on

我知道其實我心裡是很害怕他們的,特別是媽。記憶中他們聚頭時總爆發出吵鬧和怨懟,大小的事情也是這樣,站在他們旁邊很容易就會給機關槍打中,於是我學會躲在房間裡,一邊膽怯的躺在床上裝睡,一邊保持氣息的低沉,嘗試聽聽他們吵鬧的內容。在那些對罵聲當中我開始找到一點過去的碎片,大概是誰曾負過誰的那些,大概是關於我幼稚園考第一爸開始消失的下午,跟後來從親戚那邊所知的一起拼湊,我開始學會怨恨,我以自己所謂的成年的女兒的目光看他們的荒唐,無論是理財還是持家的一片混亂,我明白家已經塌了不成樣子了。

現在一切還完好的樣子讓人感覺詭異,我努力上班想過自己的生活等待著自己的逃離,我記住他們給我的傷痕和難過,然後睜開眼睛那男人問我早餐要吃甚麼,星期天他們又各自散開,陽光照在我正在打字的手指上,陷入一片失序。

我不想自己對這男人的恨意減弱,我開始抱著自己的想法在這荒謬的家生活,但昨天晚上媽回來了吵鬧還未開始之時,我居然本能地迅速關燈躲到床上去了,像六歲的自己般祈求他們不要進來不要發現我。像六歲般恐懼她嘈吵和惡毒的叫喊。

這我才了解到這種恐懼的原始。

Advertisements

4 Comments Add yours

  1. 琪琪 says:

    就算恐懼不能被戰勝,,你都不會輸掉的因為你有我們 =]

  2. Vivienne says:

    多謝你呀琪琪你總在安慰在這樣喃喃自語的我 ^_^

  3. Vienna says:

    逃避如果能夠逃得過去,就不稱為逃避。只要逃避了自己心中的恐懼,也許就能夠逃避不安與不快。小明

  4. Vienna says:

    逃避如果能夠逃得過去,就不稱為逃避。只要逃避了自己心中的恐懼,也許就能夠逃避不安與不快。小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