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滴滴滴滴的

on

>在好久好久以前之前

這裡就有一隻貓

從不作聲一直趴著

毛是軟的呼吸是氣息會詭異地移動

背部的細毛如微浪起伏

門也許還未關上又被推開

利落的動作孩子笑著滑下

落地時卻往後一倒

幌出了媽媽的絲巾又穿破了

紅紅的是亮麗的旗幟

僵住了腿無法控訴

眼睛和手肘卻先走一步

撕去了左上角的樹影投到裡面去

怎麼會這樣大呢

沒有人沒有愛沒有存在過的顫抖

被勾在門上無法著地

門跤的聲音驚醒了牆上的鳥

心說起你在隧道巴上熟睡的側映

說起那夢裡腳底的粗糙

神舍的檐載起的小綠葉最後不知能否回到森林安睡

與山手線失掉的錢包一起跌進旋渦

你的眉追著他的尾

重覆和重覆之中細細享受

迴旋裡飛出了蝶

然後尾巴繼續氹氹轉

可是菊花從未圓滿

抽氣扇開了燦爛的菊花

轉呀轉甚麼都沒有了

三塊木板圍起一個小盒子

蹲在一邊卻嫌太大了

貓會走進來睡

你在外面斷續地用手指玩敲木的遊戲

累了我把木板移到鼻子的距離

連腳都無法伸直是最快樂的姿勢

她總說鏡裡的世界最美

她在裡面等呢我偏不喜歡玩重疊的遊戲

想起便害怕得躲在黑色的洞

哼著無需思想的歌詞

好像有人進來了腳步有水滴的聲音

太多的門的到處都是牆

沒想過試過找離開的路便睡著了

夢裡又傳來手指扣敲的節奏

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

凌亂的舞步踏著濕漉的小水跡

貓不見了

噴水池無法開出花朵

腳麻痺的時候便站著玩包裹的遊戲

多美呀你看那卷慘白的絲帶

你看那無血的女屍

那無光的彈珠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