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

>她已經呆了三十分鐘沒動過了.一覺醒來,她便蹲在大鏡子的面前專注地看。

指尖的幼紋在鏡面刻劃出眼睛、鼻子和嘴唇的位置,抹成模糊的輪廓跟自己的臉孔疊在一起──她撫著上面的眉(昨天明明是很幼的今天卻粗了)、摺合的眼皮(自己不是單眼皮的嗎)、就連皮膚的觸感都不同了,她呆看著鏡,靜靜的呢喃起來。

你好嗎

我終於無法認得你了

昨晚的餐湯太鹹了

我以為這會是很傷心的

他居然準時來到

下星期記得去覆診

媽怎麼還未回來

他看過那封信嗎

今天穿哪件襯衣好呢

你說過我會一直快樂

其實我還在睡

地上的塵太多了

灰灰曚曚的真美

你今天的臉色不好

記得對自己好一點

他們都說了很多話

天怎會那麼晴

你說過你不會離開

你好嗎

而我說過

我會一直相信

在薄棉被裡捲縮的身體再也動不起來了,麻痺由曲住的腳丫爬到大腿,她想像自己是最美的石像。早晨裡沁著希望的氣息,風吹過,她卻感到臉上灼熱的暖,她凝看那雙眼睛輕輕的說:你別太容易感動啊,那只是早晨的光。路還長。

後來她們愛上了互相依存互相凝看,在商場的扶手電梯上她垂看對面半透明的她,她們的影子一起向上漂移,她真實的存在教她感到溫暖,只要看到她她便能安心下來了。然後在另一個受傷的早上她又這樣撫著她的臉,那麼陌生的重覆,她才會知道,那股麻痺的疼痛一直都在盤纏的雙腿,未曾散去。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