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LC鑄鐵鍋做麵包

我但凡喜歡上一件事情,好像就會一股蠻勁的往前衝,沒有灰色地帶,只有熱情和冷靜--不管是拍照、做網站、煮飯、聽演唱會、打機、煲劇…..而最近最讓我沈迷的,正是做麵包! 從一開始用麵包機、後來慢慢學習親手揉,到最近買了廚師機來做多牛油的日本面包,親手做麵包這回事,最令人著迷的,就是指尖的觸感和時間的魔術。簡單的把水、麵粉和酵母揉好,調控好溫度、濕度和時間,在漫長的等待中(從最少的3小時到3天的準備…),把所有的助緣準備好,然後靜待成果。

沒有缺,哪有盈:海街少女日記的淡然憂傷

我們跟著初來報到的小妹子,從對梅酒的好奇和發問,一步一步去摸索這個家的歷史,酒裡有家的土壤和雨水的甜、有婆婆留下的味道、有一家人同同勞作的回憶,是傳承也是節氣的慣常,每年一起完成一件事,而這事情被一直重覆,家庭再千瘡百孔,當大姐捧著玻璃瓶,說這是婆婆在生時為媽媽釀的,它的顏色最美。

停下來,再出發

最忙最奔波的十月過了,從北國回來後整個星期也睡不太好,整個人有種說不出來的腳不著地,前天參考完法文公開試DELF,回家的路上就決定找一款可以當天完成的歐式包來做。

無添加的新鮮甜美:蕃茄海鮮湯

昨夜把雪櫃剩下的蔬果,還有煎黃金蝦碌時留下的蝦頭,再買一點蜆和蝦,一起熬湯了。 新鮮的蕃茄本身9成都是水份,所以熬這個湯一滴水和調味都沒有加(對,連鹽都沒有下),全靠3個蕃茄、半棵椰菜和三條甘荀在慢火熬的過程中出水,每滴都是天然的蔬菜和海鮮味,那份清甜是我沒嚐過的。之前煲湯多是煲中湯,最近才發現西式湯的好處:快和不用加紅肉。作為隨心吃素但愈來愈不乖(上星期還因為法包成功太開心去燉紅酒牛尾送包食),蔬菜的清甜又健康有益,接下來可以多試不同的西式湯呢!畢竟少吃一口肉,少為大地添一份苦痛,也是好的。

再累,還是想親手做飯

不管什麼時候回家,現在都習慣了在廚房混一混,弄些什麼吃的,不管是晚餐還是明天的麵包,愈累,愈要對自己好。 最近午餐常常自己做沙律或三文治,不管吃多少,畢竟涼涼的食物,還是沒法與熱騰騰的新鮮食物那麼的飽足感,正所謂「溫飽」,一定要是溫熱的。有時回家時間也不早了,還是想吃得好一點,今晚做的白酒燉雞是同事分享的食譜,因為昨晚出爐了算是成功的法包,所以很想做能佐麵包的食物,讓麵包替代主食,也讓常在做包的自己少一點罪惡感。(當然住在旺角太方便,有時累昏了偶爾也會隨便買外賣,但像是昨晚在街上吃完小吃後,還是立即趕在關門前去買菜了)

靠雙手讓心情變好

昨晚晚餐後郁悶得不得了,在電腦面前呆著什麼也不想做,找人說話也是死氣沈沈的,不想睡又沒心情看書,這時的我想起今早餵養過的天然酵母,因為吃飽的12小時後是酵母最活躍的,那不如做麵包吧?動動手,讓自己分心也是好的。 因為在過去十二小時,酵母已經捕足了很多自然中的Wild Yeast (微量生物),所以再多花三個半小時,就能做出風味濃厚的酸種麵包了 。嗯,看來我口味愈來愈重,最近開始覺得沒有麥香的白麵包太單薄 ,不想閒著想太多,便找點事做,拿出剛吃飽成熟的酵母,出來做黑麥提子包,提子乾的甜讓酸種更容易入口,也是家人和老闆最喜歡的包之一,明明都晚上九時,還是開壇做包了。 因為酵母已發了12小時,所以剩下來的工作和發酵時間縮短只三個半小時,交給bosch攪拌好麵團後,看到它慢慢長大,心情緩放鬆,比對著電腦和臉書納悶,好太多了。 上星市買自玫瑰色剛好準備凋謝,一切有時,小小的悲傷,過了便算吧。

去看那些開花的,執著

在愈來愈清醒的黑夜中 醒來 張開眼,以為自己身在異地的醫院 工作猶未完結 時間錯落一地時 我問自己什麼叫做真實 是從天光判斷的白晝和黑夜 是因為這樣的我看到這樣的世界 掌心的溫度是因為手 看到一個笑容是因為眼睛 加上判斷讓我們知道那叫做笑容 那應該叫做暖 一旦忘了世間的命名 難道會比較自由嗎 眾生,這件事其實很是遙遠 肉身敗壞自一個個微小的缺口 到底是還未看的那本書 還是偷偷躲在腦海那本比較精彩 被忘記的存在 比較像是真的 觸摸得到的 不代表著真實 存在是那些 你未看見的 清醒那麼令人困惑 所以很多人睡去 有些人 就把執著 開成了花 20141007 0450 從海地回家的那個清醒的深夜